最新公告:

网群:千龙网青年党建频道   紫光阁青年党建频道
研究会

灌口街道:让基层组织成为村社发展的领头雁

2016-12-02 15:49:26 | | 打印 | 字体:

  

四川省都江堰市灌口街道办党工委书记高尚作案例分享

点击进入直播专题》》

人民网都江堰12月2日电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群众的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但以村组为基本单元的治理模式却鲜有变化,党支部书记也很难像过去那样,一声号令、万人响应;普通党员、无职党员参与机会少、有劲使不出,身份作用难以彰显,村里谁是党员群众不知道、也不关心。” 都江堰市灌口街道党工委书记高尚是一名在农村乡镇和城市街道工作超过20年的基层干部,多年来,基层治理中的一些现象始终让她感到困惑。

高尚把困惑归结为了“三难”:基层组织活力彰显难、群众主体作用发挥难、社会组织协同参与难。然而在近几年的工作中,高尚却从转型发展中找到了突破点。

“现在村社一级党组织既不像计划经济时期那样,可以通过安排生产、行政命令来管理一个村社,也没有收粮催款、计划生育等任务,老百姓都是各干各的,你怎么让老百姓跟你走?”高尚表示,在整治院落过程中,首先抓的就是党组织。根据街道院落分布的情况,把村组划分为若干网格,在每个社区成立网格党支部或特色服务党支部,把党小组建立在散居院落、集中居住区、农业产业链和行业协会等领域,将党组织的服务向农民新居、散居院落、农贸市场延伸。同时,在各个院落开展星级党支部、党小组、院落管委会和星级集中区、院落、楼栋、商店、企业,以及星级党员、示范户等“十星”创建活动,让党员在整治环境卫生、参与小区管理等具体工作中发挥作用。

“哪个党员是不是起好带头作用,群众一目了然,党员也有压力,真正实现了党员亮身份、亮职责、亮成效。” 高尚说。通过近三年的努力,“美丽我家·美丽我院”取得了巨大成效,水月社区从较弱涣散变为全省先进,柳街镇从过去一个纯农业乡镇,成为都江堰市民宿旅游发展的先行者,村民们也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与此同时,组织百姓开会难上加难,现在开会一呼百应的变化,也充分折射了基层党组织号召力的提升。

面对“单位人”成为“社会人”、职业和社区空间位移实际,仅靠居委会已经很难把社会各个层面的群众团结到一起,在高尚看来,这就是群众主体作用难以发挥的症结之一。

“破解这个问题,也是从柳街镇推行“美丽我家·美丽我院”开始的。”高尚回忆,当时为了便于资金筹集和院落管理,按照50-100户的规模,将村组细分为若干院落,以院落为单位建立院落议事会、监事会,由党支部提出、议事会讨论决定每户筹集20元用于环境整治,还制定了资金使用、院落管理、评星定级等方面的“院规民约”。建立院落议事会以后,村规民约无人知晓的现象没有了,“院规民约”得到院子里各家各户的自觉遵守。在灌口的棚户区改造中,涉及有国有单位、非公企业;居民有原住民、租房;有一房几户的,也有四世同堂的,大家利益诉求各不相同,很难达成一致意见。我们根据棚户区改造的有关政策,以拆迁地块为单位,由居民自主选举产生27个“自改委”,代表业主对涉及的公共事项进行民主自治,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院落议事会”和“自改委”为什么能够发挥村委会、居委会难以发挥的作用?高尚认为,关键在于通过“院落议事会”和“自改委”的成立,打破村委会、居委会“大而全”的格局,顺应了社会单元复杂化、多元化的特点,通过共同的利益诉求、相近的生活习俗,把社会群体划分为不同的治理单元,让大家能够坐到一起议事、定事,实现分类治理,更能够激发群众的参与意愿。

几年前的时候,柳街镇双凤村吴家院子一位老大姐对高尚说:“自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我们院子里的人再也没有一起做过活路了,现在村里动员我们打扫卫生,大家6、7点钟一起打扫院子,村里的七长八短大家也顺便聊聊,干部也听得见,邻里关系更融洽了。但这还不够,村里为什么要确定示范院落?打扫卫生、管好村子是我们每家每户的事,家家都该是示范。”吴大姐的这番话让高尚感到,社会治理由政府一元治理转向政府、市场、社会和公民之间的多元合作治理已经成为发展的必然要求,如何构建社会各个方面有序参与的体制机制,是当前面临的重要课题。灌口发动群众参与城市管理,同柳街整治散居院落的道理是相同的,那就是找到有效载体,构建社会动员机制,让社会各个层面、每个群体都是基层治理的主体。

为此,在初步尝试以后,对灌口志愿者工作进行了系统思考,建立了志愿者积分激励制度,协调辖区的医院、学校、商家等政府资源和社会资源,为志愿者提供免费体检、亲情团聚、奖励旅游,用社会认同感激励群众参与社会治理。同时,引导志愿者发起成立柳河之家社会治理服务中心,让志愿者参与社区老年陪伴、城市管理、文艺表演等活动。

到目前为止,街道14个社区已分片建立3支草根社会组织,注册备案的志愿者总数近1000人。“由于这些草根社会组织的参与者都是社区群众,他们的参与让社会组织更接地气,相比于其他社会团体组织,他们无疑具有协同性强、参与性强的优势,在社区治理中更能发挥自己的作用。”高尚说。(朱磊 阎梦婕 贾茹 高丽)

 来源:人民网

编辑:罗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