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网群:千龙网青年党建频道   紫光阁青年党建频道
研究会

山西工程技术学院学生离奇死亡

2016-11-08 16:30:41 | | 打印 | 字体:

    近日接到学生家长实名来信:

  山西工程技术学院:还我儿子

  我是朔州市怀仁县城关镇杨喜春,我的独生儿子杨佐,今年22岁,就读于山西工程技术学院(原阳泉煤专)机电系2015级机械电子工程专业,于2016年10月11日离奇死亡在学校宿舍内。10月24日省法医解刨无任何异常,检验结果正在进行中。据同宿舍的学生反映,杨佐9日身体不舒服,和辅导员请了假,在床上躺了两天就“孤独”地离去。

  学校通知我们家长是在10月11日下午1点半,当我们开车从怀仁县一路急驰,到了阳泉已是18:42分,学校派人从高速路口接我们直接到了一个宾馆,并告诉我们孩子已经去世啦,已经拉到殡仪中心。我的儿子,一个鲜活的生命,朝气蓬勃的年华,就这样去啦啦。国庆放假回家,8号才到学校,3天的时间,无任何异常就这样去啦,怎么能让人相信呢!天塌啦,独生儿子就是我们家的天,一瞬间,我和爱人掉入万丈深渊。

  从杨佐两岁起,我和他母亲相继下岗,为了拉扯养育他,我外出打工,落下一身病,他上小学中学,全部是靠社会低保金和爷爷的退休金维持的。几十年来我夫妻两个人的打工收入,月不到3000元,只能维持城镇居民最低的生活水平。2015年杨佐升入大学,也是靠贷款来交学杂费,平时的生活费用是靠亲戚接济。如今我们都已经五十多岁,孩子的离去让我们今后完全没有了生活依靠和精神支柱。

  从我们到来那一刻起,学校始终没有给我们一个完整的该事件说明,老师们的片言碎语也够不成我儿子离奇死去的合乎常理的逻辑。同宿舍的孩子们说,下午1点多发现躺在床上的儿子异常时身体已僵硬,鼻子还在流血。而学校为了伪装抢救过程,硬是打120过来,拉到医院转了圈,然后又拉到殡仪中心。学校向警方报案是在下午6点多,期间第一现场完全遭到破坏,儿子的所有东西到现在都看不到,警方只交给我们一步手机,而手机上的所有记录都停留在9号,而去世前这两天时间一切空白。在通讯发达的今天,儿子死前两天内难道不和亲人和周边的人发生任何联系?同学们证实,9号上午儿子还曾去阳泉第一人民医院看过病,医生还怪怨说为什么一个人来,没有同学陪着。儿子就这样孤独地离去啦,带着解不开的“迷”和学校的“爱”,留给我们家长的是无尽的痛苦和学校持续的冷漠。

  快30多天过去了,学校对于这样一件重大学生死亡事件,采取封锁消息、制造假象、规避责任的处置态度,对我们(死者亲属)则

  是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和漠视生命的薄情寡义。作为事故处理负责人校党委副书记和我们家属对话时,无视我们父母痛失独子的悲痛,声称学校也是冤枉的,失去一个党员干部起码责任底线,难道说我儿子的死是不冤枉的,是应该的吗?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指出,“党员干部绝不允许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绝不允许当官做老爷,默视群众的疾苦;绝不允许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而学校领导严重违背《公报》精神,上级党组织理应为老百姓主持正义,追究校党委的违纪行为。

  教育部《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第二章第九条(八)项明确规定,“学生在校期间突发疾病或者受到伤害,学校发现,但未根据实际情况及时采取相应措施,导致不良后果加重的”,“学校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的”。我儿子在在9号感到身体不适和辅导员是请过假的,同宿舍的班长也知道,但就是无人管和无人关心,直至离去。而学校领导给我们的说法是,儿子的离去学校是没有任何责任的。我们申请警方调学校的监控时,校保卫处的官员蛮狠地说,学校很多地方没监控,有的也是坏的。我儿子所住的14号宿舍楼就是坏的。就是这样一所刚升本科两年的学校,学校东边没有围墙,安全管理漏洞百出,谁还敢把自己的孩子交给样的学校?

  一个年轻的生命,“孤独”地离开了他的校园,躺在冰冷的殡仪中心里,我们家属一行来阳泉快30多天啦,孤苦无助,学校对该事件态度暧昧,规避责任。我们强烈要求上级有关领导追究校领导的失职和渎职之罪,为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主持公道。 (死者父亲:杨喜春)手机号:13934831667

  关注学生健康,关注祖国未来,希望学校妥善处理,还逝者一个公道!

 

来源:百灵网

编辑:黄朝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