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网群:千龙网青年党建频道   紫光阁青年党建频道
研究会

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2014-04-29 16:21:57 | | 打印 | 字体:

  2014年,两会两高报告抓住司法为民、公正司法主线,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有力司法保障。“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10日下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分别在全国两会上作报告,提请代表审议。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工作报告中说,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加强刑事诉讼监督,重点监督纠正有案不立、有罪不究、违法立案、非法取证、滥用强制措施、量刑畸轻畸重等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报告:健全完善预防和纠正冤假错案工作机制,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
 
 
控 告 信
 
  迟云敏,男,现年68岁,辽宁省优秀党员、省劳动模范,2007年9月退休。迟云敏退休后,朝阳市政府为了建设“本科大学城”成立了朝阳本科大学筹备处,特别聘用退休的迟云敏协助、协调建设本科大学城的各项筹备工作。
  “朝阳本科大学城筹备处”是临时性的机构,其工作职权应当由政府特别授权,而朝阳市政府办公室下发的成立“筹建朝阳本科大学领导小组”的文件中,并没有规定筹备处主任迟云敏的职权。
  2013年7月31日,在没有任何举报人举报的情况下,被北票市检察院以调查情况为由带走后,一直关押在朝阳鞍凌宾馆。直至2013年9月17日,北票市检察院才立案,期间非法拘禁迟云敏40余天。在所谓的“调查”过程中,擅自对迟云敏使用了测谎仪,连续多日不许迟云敏休息,轮番询问,导致迟云敏撞头自残。
  2014年3月6日法院开庭受理此案。也正是法院开庭后,我们家属才发现北票市检察院严重违规、违法办案,毫无公平正义可言。
  其违法办案实施如下:
  一、无管辖权立案。
  迟云敏是朝阳市原教育局局长,居住在辽宁省朝阳市双塔区,北票市检察院指控的事实也全部发生在朝阳市,是迟云敏退休后协助朝阳市上届政府建设本科大学校园时发生的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2条规定。案件应当由朝阳市双塔区人民法院管辖。北票市检察院无管辖权立案非法。
  二、非法拘禁迟云敏40余天,期间非法使用测谎仪进行刑讯逼供。
  迟云敏2013年7月31日被北票市检察院张志军副检察长亲自以调查情况为由带走后,一直关押在朝阳鞍凌宾馆。直至2013年9月17日,北票市检察院才立案,期间非法拘禁迟云敏40余天。在所谓的“调查”过程中,擅自对迟云敏使用了测谎仪,连续多日不许迟云敏休息,轮番询问,导致迟云敏撞头自残。
  我国《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对犯罪嫌疑人“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十二小时;案情特别重大、复杂,需要采取拘留、逮捕措施的,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采用测谎等技术侦查措施需要严格的批准程序。
  三、检察院故意向法院提供违法证据指控迟云敏犯罪是诬告陷害。
  开庭时,检察院向法院提供的证据只有证人证言,而证人证言又都是朝阳市纪检委“6.26”工作组的调查材料,询问的地点都是在“朝阳市鞍凌商务宾馆”。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64条明确规定,公诉机关在刑事诉讼中,对行政机关移送的行政执法中获得的证人证言,必须由侦查机关重新核实,才可以结合其他证据来作为认定犯罪事实的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65条、第77条规定,侦查机关对证人的询问不符合规定的,公诉机关必须补正,不予补正的,法院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刑事诉讼法规定:侦查机关询问证人,必须在法定的场所进行,这些场所是:犯罪现场、证人所在单位、证人住处、证人要求的地点、人民检察院。在这些法定场所以外的地点询问证人的,属于程序违法,取得的证人证言不能作为刑事诉讼证据适用。
  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应当知道这些法律规定,他们使用违反法律规定的证据指控迟云敏犯罪是在践踏法律。
  法院开庭时,检察院出具证人赵铁力证言给了迟云敏5万元。但在赵铁力被检察院带走放回后,赵铁力即白字黑字写下证明给了迟云敏家属一份、检察院一份、法院一份,说自己对不起迟云敏,都是检察院逼供,让他写下行贿5万元材料。就如此所谓的“证据”,开庭时检察院还竟然以逼供赵铁力此写下行贿5万元的材料作为证据。
  四、迟云敏不可能是受贿犯罪。具体理由如下:
  1、迟云敏不是国家工作人员,不是受贿犯罪的主体。
  刑法第93条、第385条规定,四类人员是国家工作人员,1、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2、国有公司、企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3、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4、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迟云敏2007年9月份退休,张志军等指控迟云敏的事实发生在2009年以后,此时,迟云敏不是受贿犯罪的主体。具体事实经过如下:
  2006年6月21日,朝阳市政府准备在朝阳创设本科级别的大学,成立了朝阳本科大学领导小组,下设筹备处,迟云敏担任筹备处主任。当时,迟云敏是朝阳市教育局的调研员,在该职位上工作时,属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2007年9月份,迟云敏退休,依法迟云敏由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转变成为普通公民,此后,即使迟云敏因种种原因没有离开办公场所而是坚持继续工作,也不再是国家工作人员,不是受贿犯罪的主体。
  《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法[2003]167号),在第二条(二)项规定“受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认定标准。即:刑法规定的“受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是指因承包、租赁、临时聘用等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行为。由该规定可知,迟云敏退休后,只有被政府聘用并且授权委派去管理公共事物时,才会在委托授权的范围内享有国家工作人员的地位,成为受贿犯罪的主体。
  而迟云敏2007年11月份退休之后,政府没有聘用其授权管理国家事务,所以,依照法律规定,迟云敏不是受贿犯罪的主体。此后即使有收受他人财物的事实也不是受贿犯罪。
  2、向迟云敏馈赠财物的人员没有向迟云敏讨要过任何好处,迟云敏也没有利用职权为他人谋过任何利益,迟云敏收受他人财物的行为依法不能认定为受贿犯罪。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印发 《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2008年11月20日)第十条、刑法第93条、第385条明确规定,判断被告人是否构成受贿犯罪的客观标准是:“提供财物的一方对于接受财物的一方有无职务上的请托;接受财物的一方是否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提供财物一方谋取了利益”。
  迟云敏没有任何职权。“朝阳本科大学筹备处”是临时性的机构,其工作职权应当由政府特别授权,而朝阳市政府办公室下发的成立“筹建朝阳本科大学领导小组”的文件中,并没有规定筹备处主任迟云敏的职权。迟云敏在筹备处主管什么、负责什么、经办什么事项并不清楚。
  朝阳市审计局2011年12月28日做的审计报告,其中第一页第一部分记载:“ 2009年5月(其实是2008年5月),筹备处又下设了朝阳本科大学工程建设指挥部,具体负责工程的建设、管理、协调等方面的工作”。迟云敏不是该指挥部的成员,不负责任何与项目建设有关的事项,这一证据更加证实了迟云敏在大学项目建设中没有任何职权。
  迟云敏本人讲述,大学工程进入施工后,2008年5月份,市政府发文成立了“土石方指挥部”,张斌任总指挥,负责本科大学工程前期项目的建设。2009年4、5月份,市政府发文成立了“施工项目管理部”,高炜市长任总指挥,王传军任项目部经理,负责本科大学的具体施工、建设结算等工作。整个施工期间,迟云敏所在的筹备处的工作基本处于真空状态,迟云敏没有任何实质权利和可以利用的工作便利而言。
  其次,证人也说,他们都是在迟云敏生病期间、年节期间人情往来送的财物,他们没有向迟云敏讨要过好处。他们都是以一种正常的经营方式进入了大学项目建设,参与项目建设前都不认识迟云敏,参与项目建设过程中,没有找迟云敏讨要过好处,馈赠财物前后也没有要求迟云敏给他们好处,他们也没有获得任何好处,相反,他们获得的项目款都比市场正常对价要低,最低的甚至低于市场价的百分之五十以上。
  再次,迟云敏没有为提供财物一方谋任何利益。检察院提供的证人证言均证实,他们没有从迟云敏哪里获得任何好处,也没有其他证明证明迟云敏为他人谋取过利益。依法判断,迟云敏没有为提供财物一方谋任何利益。
  相反,证人之一的薛景利证实,他是房产开发公司的老板,2005年为朝阳市第四中学建设教学楼,四中拖欠了工程款300多万,当时教育局韩副局长建议由朝阳市的教师团购薛景利的住宅,缓解一下薛景利的资金紧张局面,请示了迟云敏局长,迟云敏同意,并由韩副局长和七中的孔校长负责处理。后来,教师以低于市场7%左右的价格团购了一百多套住房。4年后的2009年7月,早已退休后的迟云敏因病需要到北京医院治疗,朝阳市第二医院要借用薛景利的车送迟云敏去北京,薛景利顺便给迟云敏2万元钱。这件事说明迟云敏是真心在为政府谋利益,解困苦。以此指控迟云敏是受贿犯罪,我们不仅要问,中国的法律真的规定这也是犯罪吗?
  3、迟云敏没有受贿的故意,不是犯罪。
  刑法第385条规定,先收受他人财物,后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犯罪;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07〕22号)规定,双方事先协商,先谋利益后送财物的也是受贿犯罪。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印发 《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2008年11月20日)第十条规定,办理商业贿赂犯罪案件,要注意区分贿赂与馈赠的界限。主要应当结合以下因素全面分析、综合判断:(1)发生财物往来的背景,;(2)往来财物的价值;(3)财物往来的缘由、时机和方式,提供财物方对于接受方有无职务上的请托;(4)接受方是否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提供方谋取利益。
  迟云敏没有先收受他人财物,后为他人谋取利益,或事先协商,先谋利益后送财物,也没有为提供财物方谋取利益。不是受贿犯罪。
  五、迟云敏现在患有肺结核等疾病,不适宜关押,司法机关不同意取保医疗,丧失天理。
  2013年12月19日,迟云敏被看守所送至朝阳市中医院看病,诊断出肺结核。被送至医院,后经我们自己到医院才拿到诊断书。
  紧接着,2013年12月27日,相隔8天后,迟云敏又被看守所送至朝阳市中心医院。
  2014年2月26日,迟云敏因病情严重又被看守所送至市中医院。
  我们家属不明白,如此严重的疾病,是我们家属自己到医院才拿到诊断书的,北票市检察院难道是要让迟云敏死在看守所么?我们家属提出取保看病,总是被推诿,这是在依法办案么。
  我们作为迟云敏的家属,就是希望法律能给一个公道,让我们能够感觉到中国司法的公正正义。
 
 
 
 
                                     迟云敏 老伴儿 潘秀华
 
                                         2014年3月8日
 
编辑:岳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