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网群:千龙网青年党建频道   紫光阁青年党建频道
研究会

中国冰雪运动走出东北 赛场不再只是黑吉选手秀场

2016-01-25 14:48:06 | | 打印 | 字体:

  第13届全国冬运会正在新疆举行,这是冬运会首次走出东北,也首次改变了全国冬运会基本等同于黑吉两省运动会的传统形象。多年以来,体育部门筹划和推动“北冰南展西扩”未见起色的状况,终于在本届冬运会上有了改观,而且这很可能成为国内冰雪运动真正走出黑吉两省的开端。

 冬运会从“两枝”独秀到满园春色

  1月23日下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体育局党组书记李光明在冬运会新闻发布会上激动地表示,冬运会开赛4天,新疆选手已经拿到了5枚金牌,其中女子速滑选手韩梅还在青年组女子速滑1500米比赛中打破了尘封近16年的全国纪录。无论是已经取得的成绩,还是本次冬运会新疆9个地州市组队参赛的规模,都大大改写了新疆参加冬运会的历史。

  李光明介绍说,新疆开展速度滑冰、高山滑雪等项目是有历史传统的,目前,这些项目是新疆冬季运动中实力最强的项目,但新疆冰雪运动的未来发展还有更大的目标。

  在男子冰球项目上,新疆要借助地缘优势,积极与哈萨克斯坦这个冰球强国密切交流、合作,组建全部由新疆本土选手组成的队伍,加入哈萨克斯坦的冰球联赛,从低级别联赛打起,逐步提高自身水平,使新疆男子冰球队像新疆男篮那样成为国内强队,并为提升整个中国男子冰球的实力作出贡献。

  新疆还对花样滑冰项目很有信心,李光明表示,新疆少数民族与生俱来的歌舞基因对提高花滑造诣很有帮助,在花滑这样一项注重艺术表现力的冰上运动中,新疆选手有先天优势。

  本次冬运会,新疆利用人才交流机制,从东北引进了大量运动员,但这只是权宜之计,李光明表示,因为人才培养是需要周期的,而新疆冰雪运动复苏的时间还不长,引进人才可以帮助新疆冰雪运动快速走出低谷,但从长远来看,新疆肯定是要培养本土选手的。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副主席田文表示,新疆对冰雪运动的支持将是一项长期工作,她相信,不久之后,新疆与东北将形成中国冰雪运动的两翼齐飞。

  这个两翼中的西部一翼其实并不单指新疆。在本届冬运会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决赛中,夺冠的范可新是被关注的焦点,但获得亚军的李靳宇同样得到极高的评价。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也对这名15岁、来自内蒙古呼伦贝尔的小将寄予厚望。多年来,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主力队员全部来自黑龙江、吉林两省,但李靳宇的出现,可能会很快将这一局面打破。

  2008年以来,内蒙古重新发展冰雪运动,6年后的今天,第一批选手已经初露锋芒,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李靳宇。据内蒙古自治区体育局副局长李志友介绍,内蒙古引进了优秀教练培养本土选手,目标是在2020年由内蒙古举办的第14届全国冬运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有内蒙古的选手创造世界级的优异成绩,“我们不求金牌数量,而是求金牌的含金量,就是希望我们的队员、我们的运动成绩能代表世界最高水平”。

  这样的豪言壮语绝非凭空而来,李靳宇与范可新在本次冬运会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比赛中的成绩均超过了世界纪录。李靳宇在比赛中几乎全程领滑,耗费了大量体力,最终因经验不足被范可新超越,在李志友看来,这更显示出李靳宇的潜力。而在内蒙古,像李靳宇这样的优秀年轻选手还有很多。

  对于冰雪运动开始投入更多关注的并不只有西部的新疆、内蒙古。山东省此次有12名运动员参加冬运会短道速滑的各项比赛,相比上一届冬运会仅派出1人参赛,可谓进步神速。在女子青年组1500比赛中,来自山东青岛的李硕险些为山东摘得冬运会历史上的第一枚短道速滑奖牌,她因经验不足最终名列第四,这让山东队在短道赛场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在山东青岛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杨天宇看来,队伍虽然年轻,但进步很快,也得到了山东省、青岛市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未来发展的前景让人充满信心。

  在冰球、冰壶等赛场上,来自上海、河北等地的队伍也让人看到了希望。本届冬运会,尽管夺金夺牌的队伍依然主要来自黑龙江、吉林两省,但冬运会的主角已经不再只是黑、吉的运动员。

  “一枝独秀不是春。”黑龙江省体育局局长郭铭玉对于西部、南方省区市加大对冰雪运动的关注度和实力的提升感到欣喜,“我们早就等着这满园春色的一天,只有北冰真的南展西扩,国内冰雪运动的发展形成更好的氛围和更激烈的竞争格局,整个中国的冬季运动水平才能真正达到体育强国的要求”。

  全民上冰雪才是发展动力

  冬运会呈现的是竞技比赛,它所体现的北冰南展西扩只是竞技层面的一个缩影。

  李光明说,新疆自2010年以来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时代背景,是新疆的冰雪运动传统需要复苏,老百姓、青少年都有了参与冰雪运动、欣赏冰雪运动的更高追求。

  李光明表示,新疆拥有发展冰雪运动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当地百姓也有参与冰雪运动的悠久传统,只因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因经济条件所限,新疆无力再对冰雪运动的发展投入更多的资金。原本在国内是速度滑冰、高山滑雪等项目强队的新疆队,整个冰雪运动实力大减。但进入新世纪,特别是2010年以来,新疆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快速提升,老百姓的冰雪运动热情被重新唤起,同时,冰雪运动也不再被单纯看作是竞技体育,而是与冬季旅游、健康生活、体育产业等属性贴合起来。从政府的理解看,发展冰雪运动是造福全民和全社会的事情,这比30年前发展冰雪运动的思路就有了更强的说服力。

  在内蒙古,发展冰雪运动也与重拾内蒙古地区的冰雪文化联系起来。李志友表示,目前在内蒙古的呼伦贝尔盟,已经全面开始实施所有小学的滑冰必修课,在一半左右的中学试点滑雪课。曾经,作为一个出生在内蒙古大草原上的孩子,滑冰滑雪是必备技能,但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内蒙古的冰雪运动走上萎缩之路,原本深厚的冰雪运动文化也一落千丈。直到2008年之后,自治区政府也正是看到了重振冰雪运动是百姓健康生活所需,才以竞技体育为引领,以青少年和全民参与为根本出发点,内蒙古的冰雪运动才走上了复苏的道路。

  在上海、山东、江苏这些也开始开展冰雪运动的省份,冰雪运动的发展均与青少年、群众参与度的扩大有直接关系。据上海冰球队教练马晓军介绍,几年前,她执教的冰球俱乐部才有几个孩子,而现在已经有180个孩子。因为参与冰雪运动的人越来越多,体育部门没有理由不去发展这个项目、不去培育这个项目的竞技力量。

  在传统的冰雪运动强省黑龙江,面对来势汹汹的西部和南方冰雪运动的崛起,做好青少年和全民参与的“基本功”也成了一项重要任务。据郭铭玉介绍,黑龙江省规划,到2022年,冰雪运动参与人口要达到2000万,使黑龙江成为中国开展冰雪运动名副其实的“主力军”。为了改善冰雪运动条件,黑龙江正在推动全省以县、区为单位,建设“可拆卸式移动冰场”,同时在部分全民健身中心增建室内滑冰馆,以满足老百姓日益增长的室内滑冰的需求。

 

  “2022北京冬奥”、“三亿人上冰雪”,这是中国冰雪运动最好的时代,不论是黑龙江还是吉林,都要以更扎实的准备去面对来自西部、南方省区市的竞争。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罗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