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网群:千龙网青年党建频道   紫光阁青年党建频道
研究会

沪首创政府“法治GDP”指标体系

2016-01-15 12:35:34 | | 打印 | 字体:

  昨天,上海发布《上海市依法行政状况白皮书(2010—2014)》,这是继2010年 《上海市依法行政状况白皮书(2004—2009)》发布之后的本市第二本依法行政状况白皮书。所谓依法行政状况白皮书,就是经上海市政府授权,由市政府法制办负责编撰,客观反映一段时期内上海市依法行政状况和法治政府建设进展情况的官方文件,这在全国属首创。

该白皮书的一大亮点是首创政府“法治GDP”指标体系,根据报告显示,目前上海市依法行政状况总评分为83.74分,比前五年的78.1分提高了5.64分。记者从昨天举行的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获悉,这本白皮书即将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上海依法行政现三大亮点

此次发布的白皮书由一个总报告、八个专题报告、一份依法行政状况测评指标分析报告,以及三份对政府依法行政状况社会满意度的第三方评估报告组成。其中,《上海市依法行政状况(2010—2014)总报告》是白皮书的核心部分,它是对上海市在2010年—2014年这五年间依法行政工作和法治政府建设状况的全面、客观的总结。

“客观性是一大亮点,总报告和专题报告以客观事实为依据,力避主观评价。”市法制办副主任刘平说,白皮书作为一种官方发布的正式文件,主要向社会公众报告政府的有关工作,让公众加深对政府的了解和理解,故尽量避免使用带有主观色彩的评论性语言,而使用简明、客观、陈述性的语言作直白的描述,用客观事实和统计数据说话。

报告显示,上海的依法行政呈现出三个亮点。其一,在重大改革创新中坚持法治先行;其二,行政执法从单纯强调柔性执法转向注重严格执法;其三,不断拓展公众参与对政府监督的途径。目前在政府立法、重大行政决策、行政管理、行政执法、行政复议和救济等政府主要工作环节,都建立了公众参与机制。

记者注意到,白皮书总报告在肯定过去五年上海依法行政工作成绩的同时,也不讳言客观存在的问题,如福喜事件、问题馒头事件、熊猫问题奶粉事件暴露出的安全监管问题; 行政执法体制尚存在多头执法、界面不清、力量分散的问题等。

首创政府“法治GDP”指标

白皮书的另一大亮点是“动态性”——即在全国首创可以做纵向比较的政府“法治GDP”指标体系。

“这套指标体系设计理念和国际接轨,科学地反映动态过程。”刘平说,从第一本白皮书开始,就设定了由六个二级指标和二十个左右的三级指标构成的“法治政府依法行政状况测评指标”,并形成独立的评估分析报告。“这些指标具有客观性、典型性、可测性和可比性的特点,我们将其称之为政府‘法治GDP’指标体系。”

记者注意到,六个二级指标分别为“制度健全度、公众参与度、信息透明度、行为规范度、高效便民度、行为可问责度”,每个二级指标由3个—5个客观数据和社会满意度数据的三级指标构成。比如“信息透明度”由依申请公开率、执法流程规范与公开率、对政府信息公开的公众满意度等3个三级指标构成;针对目前“红顶中介”的问题,此次“高效便民度”的测评中引入了“与所属认证认定机构脱钩率”和“指定机构承担认证认定率”两项新的三级指标,以对本市目前在该领域的实际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做出评价。

报告显示,上海市依法行政状况总评分2010年第一次测评结果为78.1分,2015年测评的结果为83.74分,增加了5.64分;22项三级指标的分值也都有幅度不一的提高,其中测评分数达90分以上的三级指标由五年前的3项增加到了7项,分数不到70分的指标则由五年前的3项减至1项,仅高效便民度因新增指标提高了测评标准而导致得分有微弱的下降(0.4分)。“这表明本市依法行政总体状况良好,五年间有实实在在的进步和完善,成绩也基本得到了公众的认可。”刘平说。

政府行为规范度得分最低

白皮书还充分体现“社会性”这一属性,即采用第三方机构进行社会满意度调查,全面公正反映社会评价。

据了解,市法制办分别委托上海社科院社会调查中心、华东理工大学法社会学研究中心、上海社科院法学所等专业评估机构,分别以公众、企业和律师为对象,按照社会学的标准进行政府依法行政满意度调查,分别形成三份社会满意度测评报告。

“老百姓满意度的趋势和我们测出来一致。”刘平说,从三份社会满意度调查结果来看,三类对象对五年来上海政府依法行政的满意度都有明显提高,具体到6个二级指标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与总的测评报告完全吻合。

总体来说,客观统计指标的测评结果都比主观统计指标的测评结果要高,6项指标中除信息透明度和高效便民度分数差异不大以外,其他如制度健全度、公众参与度、行为规范度、行为可问责度等4个指标的得分差异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三份满意度调查结果在本市依法行政领域最严重问题上的指向也高度一致,即三个调查结果显示本市政府行为规范度的得分最低,而影响该指标最大的问题是行政执法的规范问题。“这说明本市在未来的时间里,需要在行为规范领域,尤其是其中的行政执法领域,做出更大的努力。” 

 来源:解放日报 

编辑:罗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