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网群:千龙网青年党建频道   紫光阁青年党建频道
研究会

浓淡鄱湖宜九江

2013-12-31 10:55:01 | | 打印 | 字体:

 

白鹿洞书院
 

熬“打糖”
 

修水县全丰花灯
 

星子金星砚
 

瑞昌竹编
 

采菊东篱下
 

庐山冬韵
 

晒鱼
 

远眺九江市
 

永修县吴城镇
 

星子县落星墩
 

上梁习俗
 

名家画湖 鄱湖渔歌(版画) 饶国安
 

鄱阳湖示意图 郭红松绘
 

 

  有一句歌谣:水涨一大片,水落一条线。

 

  是说鄱阳湖的。在我的眼中,鄱阳湖无疑是最多姿多彩而又变幻无穷的。

 

  每年开春之后,江南的雨水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这个时候,鄱阳湖就像一条久涉旱漠的水牛,猛着劲儿一阵狂饮,干瘪多时的身体迅速地丰满起来。放眼望去,整个湖区渺渺茫茫,水天一色,漫无边际。风和日丽,湖面上清波荡漾,船只来来往往,好一派帆起帆落、怡然自得的迷人景象。若碰上天气陡然变化,乌云密布,抑或大雨滂沱,狂风怒号,湖面上一浪高过一浪,如同千军万马扑面而来,其波澜壮阔之状,丝毫不亚于怒海惊涛。

 

  秋风吹起的时候,夏天的炎热开始慢慢退去,与此相应,很是热闹了一阵的鄱阳湖开始安静下来,像一位急于瘦身的少女,不吃不喝,任由丰腴的身体渐渐收紧。被湖水浸润了许多时间的土地开始大片大片地裸露出来,阳光晒在这块土地上,沉睡已久的各色花草种子猛地醒了过来,在肥沃的湖床上争先恐后地冒出头来。于是,奇观出现了。你将无比惊讶地发现,几乎一夜之间,那成千上万亩、一眼望不到边的湖床上,绿油油的青草铺天盖地延展开来,成为名副其实的大草原。而没有长草的湖床上,往往有着更大的惊喜,五颜六色的小花朵,织出了一块世间最为美丽壮观的大地毯,鲜艳的色彩一直铺到天尽头。

 

  看草啦!看花啦!湖滩上便满是熙熙攘攘的游人。徜徉在花海草丛当中,一面是无比养眼的艳色,一面是花草们扑鼻的清香,秋冬的萧索荡然无存,有的是春的气息。

 

  九江人是看惯了这一切的。居住在鄱阳湖畔的这座千年古城里,水涨水落,花开花谢,就如同窗前柳树、庭外白杨,再寻常不过了。仅此,你就可以想见,这座名叫九江的城市,是多么深得大自然的厚爱。她的北面,是滚滚东去的万里长江;她的南面,是苏轼曾经感慨过“面目难识”的世界文化景观庐山;她的东面,便是时浓时淡、丰瘦相宜的鄱阳湖。名江名湖名山,紧挨着这座历史名城,争奇斗艳,让人何等羡慕!就连三番五次来到九江,在这里留下过“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等千古绝句的李白,也忍不住一再发出感慨:“九江秀色可揽拮,吾将此地巢云松”。站在庐山之巅,看着九江城外浩浩荡荡的鄱阳湖与长江,诗人的视野是如此的开阔,“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毫无疑问,无论是从繁衍还是文化生发的角度,鄱阳湖都是九江当之无愧的母亲湖。听老辈人说,住在鄱阳湖边的九江人,是从来不怕有客人来的。即便物资再匮乏的年代,客人上门,九江人也是不慌不忙地道上一声“稍坐”,拿上渔网和鸟铳,到湖汊里转上一圈,片刻回来,手上便是鱼儿和水鸟。不仅仅如此,鄱阳湖与长江冲积而来的大片肥沃的土地,让祖祖辈辈的九江人受用无穷。这样的土地与气候,随便撒上一把种子,都会有丰厚的回报。有时候我会突然想,站在这样的土地上,应该是最有资格“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吧?

 

  因为鄱阳湖,九江是如此清秀而挺拔;因为九江,鄱阳湖的付出与宽厚是如此美丽!

 

  寻湖名录(首批)

 

  昆明市:翠 湖(4月28日)

 

  杭州市:西 湖(5月12日)

 

  岳阳市:洞庭湖(6月9日)

 

  济南市:大明湖(6月30日)

 

  武汉市:东 湖(7月21日)

 

  苏州市:太 湖(7月28日)

 

  贵阳市:花 溪(8月18日)

 

  合肥市:巢 湖(9月8日)

 

  保定市:白洋淀(12月15日)

 

  九江市:鄱阳湖

 

  文本回放

 

  客游倦水宿,风潮难具论。

 

  洲岛骤回合,圻岸屡崩奔。

 

  乘月听哀狖,浥露馥芳荪。

 

  春晚绿野秀,岩高白云屯。

 

  ——谢灵运

 

  云海方助兴,波涛何足论?

 

  青嶂忆遥月,绿萝愁鸣猿。

 

  水碧或可采,金膏秘莫言。

 

  余将振衣去,羽化出嚣烦。

 

  ——李 白

 

  太虚生月晕,舟子知天风。

 

  挂席候明发,渺漫平湖中。

 

  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

 

  黯黮凝黛色,峥嵘当曙空。

 

  ——孟浩然

 

  彭蠡湖天晚,桃花水气春。

 

  鸟飞千白点,日没半红轮。

 

  何必为迁客,无劳是病身。

 

  但来临此望,少有不愁人。

 

  ——白居易

 

  余方心动欲还,而大声发于水上,噌吰如钟鼓不绝。舟人大恐。徐而察之,则山下皆石穴罅,不知其浅深,微波入焉,涵澹澎湃而为此也。舟回至两山间,将入港口,有大石当中流,可坐百人,空中而多窍,与风水相吞吐,有窾坎镗鞳之声,与向之噌吰者相应,如乐作焉。

 

  ——苏 轼

  荣子文/撰文 李涛渊 宋小勇/摄影

 

来源:光明网

 

 

 

编辑:王萧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