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网群:千龙网青年党建频道   紫光阁青年党建频道
研究会

驻日使馆原发言人:安倍曾读我给他的“三劝”

2014-01-13 14:32:38 | | 打印 | 字体:

 

中国驻特多大使 黄星原
中国驻特多大使 黄星原

在日本早稻田大学读研的女儿经常问我一个问题:平时接触到的日本人多数还是挺友善的,安倍首相在日本也挺受欢迎的,为什么中国总说日本右倾化了呢? 曾经做过防长的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在一次中日智库论坛上也问我一个问题,日本战后走了几十年的和平道路,为什么中国总说日本要复活军国主义呢?日本著名节目主持人田原总一郎同样问我一个问题,中日关系是经历过风浪才好起来的,为什么现在又开始风雨飘摇了呢?

关于日本右倾化问题,不是中国说出来的,而是其自身所作所为表现出来的。25年前,我笫一次到日本大阪工作时,日本的右翼分子也会到中国驻大阪总领馆门前滋事,作为时任办公室主任的我会经常出面与当地政府和警察交涉,甚至与右翼头目“对话”。但当时他们基本上是规矩的,是被日本民众看成异类而遭到孤立的。但今天的右翼分子活动相当猖獗,他们从大声咆哮发展到闯馆砸门扔燃烧瓶。问题在于近来右翼团体发起的许多游行鼓噪活动会有为数不少的日本民众参加。我不清楚是日本右翼的主张得到了更多的同情和支持呢,还是长期以来日本经济低迷使日本国民需要借机释放?再看日本媒体,由于工作关系我也算打了十多年交道,—贯右倾的《产经新闻》暂且不说,就连长期标榜中立公正的《读卖新闻》以及NHK, 也会经常发表一些过激言论,或为一些观点极右的政客及学者借机鼓噪开绿灯,任其公器私用,大放厥词。难怪一位在我看来观点相当右的日本记者, 最近会说出让我大跌眼镜的话,说他现在在日本被同事批评为跟不上形势的少数亲华派。 再看日本政客,从问题讨论到问题发言,再从问题发言到问题参拜。过去被看做有问题言行的领导人会因引发外交争端引咎辞职,现在反而会借机提升支持率。 再看教科书问题,国际上批评声年年在增加,而美化战争的教科书采用比率也年年提升。如果一个国家从右翼团体到右翼首相,从右翼媒体到右翼教材都有市场,你能说这个国家不在右倾化吗?

关于日本是否复活军国主义问题,我不想说日本最近咄咄逼人的军事安全攻势,只重复我在一次电视公开讨论时举的例子。我曾大力支持过一位中国年轻旅日导演, 他用十年的时间拍摄了一部纪录片《靖国》。后来我为他在中国发行的同名书著作了序。书在中国很畅销,电影在日本受到打压却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得纪录片大奖。成功之处不是因为影片有多少惊人的揭露和批判,而是其纪录展示的十年来有关靖国神社的相关材料本身发人深省。一位日本青年人观后告诉我说,他没有去过靖国神社,也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和韩国会对这一问题不依不饶。但看了影片后,特别是看到石原慎太郎歇斯底里的失态表演,看到靖国神社门前衣着军装佩戴军徽的旧军人张牙舞爪的战争喧嚣,看到游就馆里的解说词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他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耻辱和战争阴霾的恐怖。难怪很多外国朋友不理解我们,连我们自己都难以接受。希望前去参拜的日本政客们也能好好看看这部片子。

我在驻日本使馆做发言人的五年也是小泉执意六次参拜靖国神社的五年,我深知自从1978年14名甲级战犯被偷偷合祭之日起,这个人鬼乱套、神鬼颠倒的靖国神社是政要不该去、特别是日本首相不能去的是非之地。据我了解,有的战犯家属也不希望政客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总跑到那里去炸户惊魂。中国人常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联想到日本过去的侵略历史,再看日本领导人现在的所作所为,谁会相信一位有错误历史观的右翼首相,到供奉甲级战犯的神社去祭祀是为了祈祷和平?如果再联想到日本现政权的改宪举动以及特别秘密保护法案的强行通过,受害国担心日本复活军国主义也就不足为怪了。

再来回答田原总一郎的问题。中日关系是靠政治基础、感情纽带和共同利益捆绑在一起得以发展的。但现在我们发现,政治基础经常被日本一部分人特别是身为首相的领导人带头破坏,感情纽带不仅被任意伤害甚至被人为撕裂,那么共同利益怎么维护?我们不怕中日之间有点小麻烦,但不愿看到人为地制造事端,特别是在事关中方核心利益以及中日关系政治基础等方向性问题上制造的事态。2012年12月26日,在安倍首相上台伊始,我曾在日文刊物《人民中国》和中国《环球时报》上发表文章,提出安倍上台也许意味着潘多拉盒子被打开。一年后的12月26日安倍的所作所为证明了人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当时我对安倍首相有三劝,一劝其不要在领土问题上铤而走险;二劝其不要在参拜问题上孤注一掷;三劝其不要因“唯美独尊”而以邻为壑。我知道,安倍当然不会听我的,虽然他让人转告我说看了我的文章。但是他至少应该听听日本国内和国际社会的声音,也应当为日本人民的未来考虑,千万别破罐子破摔。

其实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既违反日本国内政教分离原则,更违反国际法,日本的形象在中国、韩国甚至美国都变得更加负面,你是否觉得只要自己爽就可以不管不顾?在这样一位观点右倾激进、行动我行我素的首相领导下的日本,还想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又怎么能让国际社会放心?(此文日文版刊发于《人民中国》)

编辑:李敬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