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网群:千龙网青年党建频道   紫光阁青年党建频道
研究会

异地非法倾倒危废案逐年递增 偏僻农村成重灾区

2016-05-30 14:28:27 | | 打印 | 字体:

  原标题:异地非法倾倒危废案逐年递增 偏僻农村成重灾区

  《经济参考报》记者走访河北基层了解到,目前非法转移倾倒工业废酸、含重金属污泥等危险废物案件逐年增多,并呈现发达地区向欠发达地区、城市向农村跨区域、规模化、团伙化转移趋势。其中,河北近年来查处的非法转移处置危废案件中,七成以上为跨区域倾倒,涉及北京、天津、山东、河南、江苏、广东等省市。异地非法倾倒危废给事发地带来重大生态隐患,从根本上解决这类问题,需完善跨界转移管理制度,并在地方产业规划中,配套建设相关后续循环处理产业。

  偏僻农村成非法倾倒重灾区

  “这就是倾倒废液的地方”,河北省安平县环保局副局长刘旭光带着记者来到滹沱河畔的安平县里河村,县环保、公安部门刚联合查处一起在这里非法倾倒工业废液案件。记者看到,河道两侧能明显看到橘黄色的废液痕迹,废液覆盖的区域玉米及杂草全部枯黄死亡,河水呈浓郁的黑色,味道刺鼻。

  刘旭光介绍说,经取样检测,倾倒的废液PH值小于2(注:小于2即属于强酸)、COD为623mg/L、总铬值为47.4mg/L,属于具有强腐蚀性的危险废物并且含有一类重金属。调查显示,从2015年10月开始到案发之日,涉案人员每隔一天往这里倾倒3车废液、每车30吨,估计已有8000吨废液排入河道。

  安平案件不是个例。近年来河北异地非法倾倒危废案件频频发生,尤其偏僻的农村、干涸的河道成为重灾区。

  2015年5月,河北蠡县一家驴肉店老板因吸入剧毒的硫化氢气体身亡,揭开两个犯罪团伙异地非法倾倒工业废液黑幕。目前河北公安、环保部门已抓获犯罪嫌疑人27名,查明涉案企业20家,总计非法倾倒废酸液、废碱液3400多吨。

  在石家庄市深泽县秀武村村北,记者看到几百个化学原料桶被丢弃在河道内,一些桶渗出黑褐色的油性物质。记者还在旁边河道里发现一大片黄褐色污渍,闻着一股工业废酸的味道。村民告诉记者,附近几个村子的河道总有罐车半夜偷偷倾倒工业废酸,一倒都是黄汤子,味儿特别刺鼻。深泽县环保局副局长赵志峰说,为防止外地车辆倾倒,目前在县境内36条过河道路都设置了障碍墩,每个乡都派人在路口死盯死守。

  团伙化作案加大打击难度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非法倾倒、处置危废案件呈跨区域、团伙化、规模化特点。根据河北省公安厅分析,近年来查处的非法倾倒、处置危废案件中,70%以上为跨区域倾倒、处置,涉及北京、天津、山东、河南、江苏、广东等省市,查处的邯郸市一个团伙污染环境案就涉及6省10多个市。

  而且,随着打击力度加大,这类案件呈犯罪团伙化趋势,成员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反侦查能力强,增加了查处打击难度。就安平查处的里河村案件来看,这个犯罪团伙成员多达上百人、涉案车辆20多辆,收集废液范围涉及河北沧州、晋州等地。“这个团伙从废液收集、转移到倾倒都有专门人员负责,司机只管开车,各司其职、互不知情”,刘旭光说:“他们在深泽一个沙场设置中转站,收集好废液的罐车由专门司机送到中转站,再换另一名司机送到倾倒地点,司机下车隐蔽到附近小树林,由一个当地人负责排放,倾倒完毕后用手电打暗语通知司机把车开走。”

  基层反映,目前异地倾倒案件频发主要原因是具备处置资质企业处理费用昂贵,是非法处置费用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一些违法企业受利益驱使铤而走险。安平里河村案件中,利用罐车倾倒废物的费用一吨才200元。“案件涉及企业大多为小微企业,投资少、科技含量低,没有能力建设污染处理设施。而委托有资质单位进行处理,要依据危险废物的种类、浓度等进行收费,费用高昂。”刘旭光说。

  “以邻为壑”环境隐患大

  跨区域转移倾倒废物不仅使事发地生态修复方面付出了成本,而且给当地生态环境埋下重大隐患。一些基层环保执法人员认为,要根本解决这类问题,除加强监管与打击力度外,还需完善跨界转移管理制度,并在地方产业规划中,将污染产业与后续循环处理产业衔接起来。

  辛集市近年来查办多起工业废酸倾倒案件,但让相关部门棘手的是扣押的废酸该怎么处理。“司机跑了,车又没有牌照,废酸处置不当容易造成二次污染”,辛集市环保局副局长裴学良说,无奈之下只能把扣押的车辆暂存在辛集市水处理中心,等将来案件了结后再看怎么处理。

 而且,废液随意倾倒给事发地地下水、土壤等带来的污染难以测算。一些县区反映,因为废液随意倾倒,当地污水处理厂多次出现故障,入口污水COD瞬间暴涨好几倍,强酸把处理菌都烧死了。同时,倾倒废酸对地下水、土壤造成的污染不仅修复成本高,而且修复效果如何不好说。

  河北公安、环保工作人员认为,异地倾倒废物案件频发反映了跨界转移管理制度存在欠缺,应引起重视。据介绍,《危险废物转移联单管理办法》自1999年施行至今近17年,已不能满足当前管理需要,建议尽早修订。同时,基层建议建立环保、交通、安监、公安等部门联合监管执法机制,明确危险废物跨界转移审批管理中的分工和责任,从制度层面减少废物转移和倾倒环境违法行为发生。

  跨区域倾倒废物案件频发,根源在于污染产业和后续的循环处理产业没有衔接。“不少地方污染产业集中、单项污染量大,而后续产业跟不上、处理能力有限”,朱从利说,如釜残等制药废物是2008年以后才列入危废,河北制药企业聚集,但处理企业多数在内蒙古,处理成本高。他建议政府重视产业链建设,将当地污染性支柱产业和后续处理产业配套起来。

来源:经济参考报 
编辑:罗婷